行业新闻

论一路高歌猛进的工业烟气治理

source:TIME:2018-12-17 10:28:20 分享:

      11月1-4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发生中-重度污染,PM2.5浓度急速上升;11月12-15日,39个城市拉响重污染警报,PM2.5小时浓度最高达289微克/立方米;11月23-26日,河北、山东、山西等北方多地再度陷入橙色警报……进入采暖季,重污染天气出现的频率与污染程度双双增加,雾霾接连杀下“回马枪”,引发了公众对大气污染治理的高度关注。

      分析人士指出,雾霾治理在“十三五”期间将带来约8500亿元的市场空间。在雾霾事件的催化下,大气污染治理将进入风口,电力超低排放、非电领域排放改造等细分领域有望迎来更大的市场机遇。


     1

      近年来,污染天气频发成为现阶段大气污染治理的焦点和难点,工业排放是大气污染的重要排放源。在污染物来源方面,专家分析认为:工业排放是SO2、NOX、一次PM2。5及VOCs的第一大排放源。工业排放作为最大污染源,对PM2。5的贡献约占45%。

      2013年9月,针对日渐严重的雾霾天气,国务院公开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自2016年开始,环保部启动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要求企业达标排放。此外,环保部将把新《环境保护法》与《大气污染防治法》相结合起来,加大环保执法力度。
  
      各个地方也陆续发布了地方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实施方案,中央和地方共同发力治理工业烟气排放。

      一系列措施表明,治理雾霾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高度,工业烟气治理势在必行。

      业内分析认为,工业烟气污染减排的潜力主要来自于燃煤和非电行业排放。因此推进工业烟气污染深度治理和超低排放控制,专家建议未来实施煤电机组的有色烟羽治理和氨逃逸控制,推动钢铁、焦化等非电行业全面实现污染达标排放。

      针对工业烟气排放的问题,火电、钢铁等行业分别出台了更高、更严的排放标准以期减少烟气排放,打赢蓝天保卫战。

      2

      我国于2011年颁布新版《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23-2011),于2012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标准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的排放浓度要求均有大幅度提高,部分项目已严于欧盟标准,进一步促使火电厂进行节能减排改造,减少排放量、增添废气处理处置设施以提高处理率。
 
      2014年,发改委等部门提出“超低排放”,即在基准氧含量6%条件下,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分别不高于10、35、50毫克/立方米,已经全面超越欧盟的水平,并于2015年底依照《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工作方案》实施,东部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将分别在2017年、2018年和2020年前基本完成所有燃煤电厂的超低排放改造。

      我国目前煤电装机容量9.8亿千瓦左右,预计2020年上升到11亿千瓦。已建燃煤机组脱硫、脱硝、除尘设施的安装比例分别为99%,95%和99%,2018年8月,国家能源局印发《2018年各省(区、市)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目标任务》。文件显示2018年全国煤电超低排放改造任务为4868万千瓦。

     在超低排放的基础上,各地提出了更高更严的标准和要求。

部分相关政策汇总

      此外,还有些地方对燃煤电厂提出了烟气脱白的要求。唐山提出,2018年9月底前完成19家燃煤电厂(含自备电厂、煤和其他能源混烧电厂)湿法脱硫烟气“脱白”治理。连云港提出,火电、钢铁、平板玻璃企业以及65蒸吨/小时以上的燃煤锅炉实施烟气脱白工作。邯郸提出,开展重点行业消白烟治理专项行动。按照冷凝再加热的技术[1]路线,10月底前,完成全市电厂、钢铁、焦化和燃煤锅炉等51家高架源企业93根烟囱的消白烟治理。

      3

      相比较已进入后超低排放时代的火电,钢铁的排放时代来的晚一些。虽然晚一点但是更猛烈一些。

      2017年8月,原环境保护部《关于征求〈钢铁烧结、球团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等20项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修改单(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中提出,修改烧结机头烟气特别排放限值,即在基准氧含量16%的条件下,颗粒物小于20mg/m3、SO2小于50mg/m3、NOx小于100mg/m3。并对物料(含废渣)运输、装卸、储存、转移、输送以及生产工艺过程,全面增加颗粒物无组织排放控制措施要求。

      2018年5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明确,新建(含搬迁)钢铁项目要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到2020年10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汾渭平原等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到2022年底前,珠三角、成渝、辽宁中部、武汉及其周边、长株潭、乌昌等区域基本完成;到2025年底前,全国具备改造条件的钢铁企业力争实现超低排放。

      2019年9月印发《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标准提出,烧结机头(球团焙烧)烟气在基准含氧量16%条件下,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别为10毫克/立方米、35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其他工序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限值分别为10毫克/立方米、50毫克/立方米、150毫克/立方米。上述排放限值远低于国家相关标准中40毫克/立方米、180毫克/立方米、300毫克/立方米的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

   钢铁超低排放政策汇总


      在收严排放标准的同时,个别地方还对钢铁企业提出了烟气脱白的要求。如河北要求,钢铁烧结机(含球团焙烧)烟气采取降温冷凝的,夏季(4月-10月)参照烟温降低8%以上,含湿量降低15%以上;冬季(11月-次年3月)参照烟温降低15%以上,含湿量降低30%以上。山西临汾要求,钢铁排烟含湿量超过25%以上时需采取措施降低烟气排放温度和含湿量,达到以下要求:夏季(4月-10月):烟温降低8%以上,含湿量降低15%以上;冬季(11月-次年3月):烟温降低15%以上,含湿量降低30%以上。

      火电进入后超低排放时代,钢铁逐步实施超低排放,而焦化、水泥等行业污染物排放逐渐收紧,有色烟羽治理被提上日程。种种迹象表明,工业烟气深度治理成为大势所趋。

      4

      近年来,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工业烟气治理一些趋势也愈加明显:

      首先烟气治理深度化。无论是电力还是非电行业,污染物排放越来越趋向深度治理。从排放标准到特排限值再到超低排放再到烟气脱白,工业烟气的排放标准只会越来越严。其次控制过程化。随着对超低排放要求的推进,超低排放必然会从末端治理转向全过程控制。超低排放改造,不仅是烟囱尾部的超低排放,更重要的是全过程的超低排放,包括有组织排放部分的超低排放要求和整个无组织排放的超低排放要求,以及整个物料运输系统的超低排放要求。最后技术一体化。目前我国已实施的烟气处理技术基本上都以脱硫、脱硝、除尘等独立存在的,而同时实现脱硫、脱硝、脱二噁英等一体化技术尚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产业的发展,一体化技术一定会是未来工业烟气治理技术发展的方向。

      最近业内人士表示,尽管政府监管越来越严,环保督查天天上演,但环保企业特别是民营环保企业却仍举步维艰。本来期待强监管拉动更多环保市场以及投资高峰的到来,但实际上却并未带来产业的“春天”,反而是进入了“寒冬”。我想说的是,包括工业烟气治理在内的环保产业道阻且长,需要时间。既然冬天来了,那么春天还会远吗?

      随着工业烟气治理的深入,很多环保企业进入这一市场。市场竞争激烈,众多企业使出浑身解数以期能够分得一杯羹。在此过程中,一批优秀的企业脱颖而出。为表彰那些优秀的烟气治理企业,北极星环保网、北极星大气网联合举办2018“北极星杯”最具影响力十大烟气治理企业评选活动(名单附后)。旨在通过评选活动推动的工业烟气治理先进技术的推广,促进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腾讯分分彩官网 环球彩票 环球彩票 腾讯分分彩官网 诚信彩票 极速赛车 腾讯分分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 腾讯分分彩官网 极速赛车